命運賜給我的精神生活

命運賜給我的精神生活

掌控宇宙和命運的是能量,你可以疏忽了它的存在,但不能漠視它的重要性。太陽的光和熱是能量,你進食其實是汲取能量來生存。萬物都有能量,連數字也有能量。想不到吧?

英國首相文翠珊退出歐盟協議被議會以大多數票否決,那是她政治生涯的一大挫折。如果她曾找董慕節大師批命,我相信批文中會有「一字記之曰十,住不得,買不得。」她若繼續住在唐寧街十號首相府,仕途將滿布荊棘,甚至身敗名裂!

漫畫家黃玉郎感同身受,因董大師替他批的命書中亦有這幾句。當年他任主席的玉郎集團上市後,馬上買了深水灣道十號入住,不久即炒燶股票,並且因把損失轉入上市公司的帳目而被捕。結果於1991年1月被判入獄四年。巧合的是,他在獄中住的正是十號監倉!這就是數字的能量。

命運裏的數字能量

至於個人健康,大師也可以準確地算出來,例如我是「須防胃病三好四壞難醫」。原來我唸小學時因為上學前喜歡買酸蘿蔔吃,結果感染幽門螺旋菌,在中學時已患上嚴重胃潰瘍,曾經胃痛到不能上學。30多年前此病更釀成了胃出血,令我幾乎命喪黄泉。想來只因上天要我在經歷一切後,奮身研究醫學以自保而最後行醫濟世,故此不讓我就此了結。其後我研究出幽門螺旋菌原來是孕育在胃幽門的酸性環境中,你不會在身體其他部位發現它們的。故此只要你繼續吃酸甜食物,胃病是沒法治好的。

命書也有提及我的文化精神生活︰「文房何止有四寶」,那是指我除了紙筆墨硯外,還有不少書畫文玩古董藝術品。命書有提及的,當然不會是普通貨色。從40多年前在荷李活道開藝術品店至今,我收藏的東西足以開一間與眾不同的博物館,當中包括一份由溥儀於1934年(他在日本支持下成立偽滿州帝國的康德元年)可能是找人抄寫的《觀音蓮華經》及《心經》手卷。

此佛經手卷長近七米,由當時滿洲帝國皇帝溥儀,交給日本京都相國寺派管事亦是書法家的橋本獨山大師題字祝福。此手卷尚有多位日本當時的名人題跋,裝裱好後送給日皇裕仁,作為祝賀他誕下麟兒的賀禮。這位小太子就是今年將會退位的日皇明仁。二次大戰後,這手卷不知如何落入東京美術青年館著名收藏家鈴木榮之亮手中(榮之亮以主編《渡邊華山先生錦心圖譜》揚名),多年後傳奇地輾轉落到我手上。

溥儀是前無古人三次登基的悲劇皇帝,曾兩度成為《時代雜誌》封面人物。其一生命運由奧斯卡最佳導演貝托魯奇拍成賣座電影《末代皇帝溥儀》。故此手卷不止有極高藝術價值,更具不凡的政治歷史意義,因為它反映出溥儀早已厭倦戰爭,希望借此禮物以祝福為名,意在勸服日皇裕仁放棄塗炭生靈侵略中國。豈料日皇於1941年發動了世界大戰。所以這份賀禮有悖天皇一統天下的野心,可能因此被轉贈他人而流出宮外。

偽滿和盛唐的書畫

我還藏有一批更轟動的唐代書畫文物。相信不少人會懷疑是否偽造的,因北京和台北的故宮博物院之藏畫只到宋朝,沒幾幅完好的唐代書畫。但我藏品的作者除了一些稍為人知的名字外,多是沒足夠商業價值去偽仿之唐代學者。例如以詩傳世的王維,可會有人偽造他的畫?你不會偽造長達10米的蘇世長草書長卷,儘管他的書法不下於唐伯虎的好友祝枝山。我在百度搜查到,蘇世長原來是唐高祖李淵的18學士之一,與杜如晦和房玄齡同列。另外李公麟是政論家,李弘是武則天的皇太子,李潮是杜甫外甥,他們都不會是偽仿對象。此外,全都是較難偽造的單絹長卷。

所以我想邀請若干對唐代文化及書畫有認識的專家合作,出版一些有關盛唐文化的書籍,用來填補歷史文獻之不足。又這些藏品中,有好幾張長卷因為是以馬為題材的,所以我決定把即將來港的新馬命名為「盛唐文心」。希望有識之士可以用電郵跟我聯絡,郵址見文末,謝謝!

(本欄逢周五刊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