能量掌握宇宙和命運

能量掌握宇宙和命運

大部分人都想知道自己的未來,年輕人希望知道未來配偶是個怎樣的人、何時發達;長者想知道會否患上絕症、壽命有多長。遠的不說,大家都想知道豬年運程如何。至於哪位名家最準,年底拿來檢討一下便知。

有幸認識董慕節大師之前,我也曾領教過不少術數家。80年代經梁玳寧介紹認識了著名的專欄作家王亭之,他原本用真名談錫永出版財經周刊,後來把周刊賣盤,專心鑽研佛經及紫微斗數。他最痛愛的小女兒若樨很崇拜梅艷芳,他問我可否約她飲茶。結果梅艷芳那天真的準時一點正出現,令他在女兒面前有足面子,於是他感激說贈我紫微斗數批命。批出來的結果令他震驚,說我的是罕見的奇命,指出我一生中有三個大浪,一個比一個大。我說我在娛樂界叱咤風雲,俞琤是我提拔出道的,旗下有東南亞最紅的偶像溫拿樂隊及陳秋霞,出版了銷量高達15萬份的《好時代雜誌》,主辦了所有最大型的國際演唱會,包括Bee Gees、Rod Stewart、西城秀樹等,還不夠大嗎?他說將來你便知道了。後來他移民夏威夷,再搬往多倫多,已失去聯絡。

鑽研命運的術數師

我同期因為認識了一位美國太空總署出來的科學家,而涉足科技工程,代理微波通訊及防盜系統,但業務不理想。在朋友介紹下認識了著名的旺角盲公陳。本名陳偉明的他靠龜殼占卜,以《易經》問卦。他聽了我的時辰八字,說︰「楊先生(他聽錯我姓楊),你不是科技界人才,那只會逆水行舟。你應在出版娛樂音樂及宣傳公關方面很有成就,因為你有文昌及文曲星庇佑,那是順水推舟。」然後他又指出我的命格旺人,誰追隨我誰便有好日子過,所以在知道我出版音樂雜誌後,便自薦為我每期替一個歌星算命。結果他真的紅了,連新藝城也把他當成國師般,拍戲用哪位當主角及改甚麼戲名也向他請教。《最佳拍檔》這部電影的名稱及選用許冠傑做主角,也是經他拍板。可惜他數月前捱不過凶年,病逝了。

術數家中也有些江湖混飯吃之輩,包括一位常見報的所謂名家。九年前我付了17,000元找他為孫女改名,卻得回一張用電腦打印出來的名單,內有數十個可用名字任我揀,令人啼笑皆非。後來董慕節出山幫我,他說我孫女名字一定要有個「鵲」字,因她將來會如醫神扁鵲般厲害。「你孫女就是可以把你的醫學發揚光大的繼承人。她將來會是全國最有名的醫生,你真有福氣!」他從不作模稜兩可之預言。

操縱命運的神秘力量

事實上孫女好學不倦,常拿着各類百科全書看得津津有味,上台演講絕不怯場。去年帶她去西班牙馬德里參觀各大博物館時,她在那些畫家的介紹板前速看幾眼,便可以告訴我這些畫說甚麼。她的願望是跟爺爺做個醫生,我深信大師的預測會十分準確。

我亦深信有一股能量操控着我們的命運和整個宇宙的運作,我們稱之為「神」,所以能預測命運的學問,雖被視為玄虛的東西,其實是有奧秘的,只是人類所知的仍然有限而已。電視上的運程節目結尾多會有句「玄學不是精密科學」,我卻要向大家介紹一位研究宇宙構造及能量而揚名的科學家Dr William Tiller。他是美國史丹福大學物質科學的著名榮休教授,有七本著作分別用數據分析來證明各種能量的存在,及其對人類的各種影響。最轟動的著作是1997年的《Science and Human Transformation: Subtle Energies, Intentionality and Consciousness》,內容主要是研究subtle energy,且指出「內能正本儀」是操控這些能量的器材之一。我跟他在98年美國馬利蘭大學主辦的國際能量醫學研討會議上認識,他是演講嘉賓之一。席上我問他︰「能量能否穿過真空?但你又沒可能製造絕對的真空去證明這個理論。」這問題令他呆一呆,跟着答可以,但同意沒可能製造不用包裝的真空來作實驗證明。之後我們共進午餐,他的見解對我有很多啟發,所以我後來更有效地掌握不用驗血照X光的全身檢查及能量治療的學問,超越了藥物治療的傳統西方醫學,克服了高血壓、糖尿等慢性病不能治癒的困境,造福人群。也許這是命運對我的巧妙安排。

(本欄逢周五刊登)